首页 ☉  综合  ☉ 敲定了!70后太保总裁贺青“转战”券商业,国泰君安迎最年轻董

敲定了!70后太保总裁贺青“转战”券商业,国泰君安迎最年轻董

2019-11-05 19:54:40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陈峰见习记者刘朝锋来自京沪报道

从上海银行到CPIC,再从CPIC到国泰君安证券,何青作为上海金融国有资产体系中的“年轻人”,迎来了他的新生活经历——国泰君安证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

9月23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国泰君安内部证实,上海市委组织部当天上午抵达国泰君安集团,并正式任命原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PIC”)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何青为国泰君安党委书记。在完成股东大会和董事会选举的确认程序后,何晴还将担任国泰君安董事长。国泰君安前董事长杨德宏几个月前向董事会提交了辞呈,但没有宣布下一步行动。自那以后,国泰君安高管人事变动的传言正式结束。

何晴的商业背景和低调务实的态度给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何晴,生于1972年,是上海国有金融机构中少有的务实领导者,无论是在2015年之前作为上海银行副行长负责国际业务、企业融资等诸多业务,还是后来进入CPIC以“集团2.0战略转型”为主要焦点的行长时期。外界担心,在“控制”已经在上海和香港上市的国泰君安后,何晴将给这家领先的国内证券公司带来什么新变化。

国泰君安最高领导人“交接棒”

事实上,据业内人士透露,出生于1966年的国泰君安前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杨德宏,与刚刚上任的何晴仅相差六年。杨德宏53岁,何晴47岁。国泰君安证券领导层的变动不是新旧交替。杨德宏仍处于“黄金时代”。

根据简历,杨德宏于2014年加入国泰君安,分别担任党委书记、总裁和董事长。在他的五年任期内,杨德宏推动国泰君安上市“a股+h股”。进入国泰君安之前,杨德宏还在上海地方金融国有企业任职,包括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亚行业务部副主任、德国汉堡代表、投资银行第二经理。在此期间,他还担任上海上投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自2002年至2014年,他加入上海国际集团及其金融子公司,并担任多个职位。杨德宏于2015年接管国泰君安证券。在担任党委书记和董事长期间,他成功推动国泰君安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第十只“a+h”券商股票。

据国泰君安上半年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41亿元,同比增长23%。母亲的净利润为50亿元,同比增长25%。表演相对漂亮,连续多年保持aa级。

至于他的继任者何晴,华夏时报记者审阅的官方简历显示,他毕业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曾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大通曼哈顿银行上海分行企业财务部工作,后来加入上海银行。他曾任上海银行浦东分行国际业务部经理、浦东分行助理行长、上海银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上海银行公司财务部助理行长兼副行长、上海闵行尚银村镇银行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当时上海银行五位副行长中最年轻的一位。

2015年11月,何晴离开上海银行,出任CPIC市委副书记兼副总经理。在去国泰君安之前,何晴曾担任CPIC执行董事、总裁兼资产董事。过去四年,CPIC新一届董事会计划在2017年推出“转型2.0”改革战略,重点放在“人才”、“数字”、“协调”、“控制”和“布局”五个关键领域。何青是协助董卫青董事长推进这一战略的主要负责人。

“转型2.0”推出后的第一年,CPIC的收入在2018年首次突破3000亿大关。2018年,CPIC实现营业收入3543.63亿元。净利润180.19亿元,同比增长22.9%。截至2018年底,CPIC管理资产达到1703.26亿元,同比增长20.1%。客户总数达到1.26亿,连续三年增加1000多万。2019年,CPIC近三年的计划将完成最后的冲刺。CPIC 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也很精彩。CPIC实现营业收入2203.86亿元,其中保费收入超过2000亿元至2078.09亿元。净利润161.83亿元,同比增长96.1%。

在业内人士看来,领导国泰君安在两地上市的杨德宏和推动战略转型的亚太地区主要攻击者之一何晴,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布了良好的成绩单。

国泰君安金融技术改造的“想象”

国泰君安高级管理层的变动之所以引起市场关注,是因为上海市政府日前正式启动了上海区域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验,并于9月初公布了《上海区域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验实施方案》9月23日,一位熟悉上海国有资产体系的匿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就在9月19日,上海市政府举行了例行记者会。党委书记、上海市国资委主任白庭辉介绍了上海区域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验的主要内容及其实施进展。他说,目前,上海已经形成了20多个具体的改革项目运作计划,涉及国有资产配置、产业整合、企业分类、整体上市、企业领导管理等领域。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向前推进,并制定了实施这些措施的行动计划。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行动计划的总体目标是加强、超越、扩大和建设国有企业,促进国有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重点放在党建、改革、发展和监督上。在上海金融和国有资产改革中,CPIC、浦东发展银行和国泰君安分别被视为以保险、银行和证券为核心的三大金融监管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何晴“接管”了国泰君安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在两地上市完成后,他将领导哪家领先的证券公司?

金融技术可能成为关键词。

当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热门词汇、人工智能、人脸识别等技术开始在金融业广泛应用时,国泰君安作为证券公司的代表,早已走在了前列。

国泰君安此前发布的《2016-2018年发展战略规划》明确提出零售战略应以“技术+服务”为驱动力。零售业务部门将以金融技术为先导,通过应用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新技术,推动公司综合零售客户服务系统的建设。

《华夏时报》记者在国泰君安2018年年报中发现,国泰君安的手机终端洪钧应用拥有3000多万用户,比去年年底增长36.4%,月度活动居行业第二位。与此同时,国泰君安2018年投资信息技术10.51亿元,成为业内仅有的两家投资金融技术超过10亿元的证券公司之一。

此外,在今年8月底举行的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创新大赛上,国泰君安证券推出的基于自然语言处理和知识映射的金融市场事实验证和风险预警平台已成为514个人工智能创新项目中金融业整合应用的前三名。该平台利用自然语言处理和知识映射等关键技术,提高从海量财政年度报告等信息中提取结构化知识的效率,实现智能事实验证、风险预警等功能,并协助金融市场监管。

“佣金大战即将结束,理财业务的转型和发展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这是当前互联网金融浪潮中证券业对自身商业模式的创新。在fin-tech的背景下,对于证券业来说,这一轮改革将由科技发展带动,但最终将由差异化服务和运营能力决定。证券业高度依赖信息技术。技术的权重越来越直接关系到证券公司服务质量升级的厚度。如何以人为本,因人而异,如何面对监管严格、服务同质的现状,将是所有券商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科技给金融业带来的新机遇。”对此,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白承认。

这也可能是何晴就任国泰君安证券后承担的重要使命之一。

编者:刘春燕编者:陈锋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