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长江经济带为什么不搞大开发?

长江经济带为什么不搞大开发?

2019-10-24 15:29:11

“变化太大了。原来这是一个干散货码头,每天桌子上都有一层灰。现在环境越来越好,如果你几周不打扫也没关系。”上海虹口区北外滩河边的居民说。

江阴造船厂改造成滨江公园。由陆谦拍摄

拆除码头,建设公园,把河岸还给人民。这样的场景不仅发生在上海,长江沿岸的主要城市。河边小径和公园已经成为市民的休闲和健身场所。

所有这些变化的背后是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即“共同保护,不搞大规模发展”。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定,是关系到国家整体发展的重大战略。

改革开放以来,沿海经济的过度开发、长江流域生态破坏引发的洪涝灾害、环境污染和物种失衡,都加剧了长江沿岸人民对美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以老百姓的心为心,与人民一起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是党和党坚持不懈的第一要务。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中,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响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已经成为“共同保护,共同发展”的必然。

江人:从“长江风险”到“长江之美”

"长江有几千英里远,危险就在荆江."从湖北省枝城到湖南省岳阳县城陵矶的长江段被命名为荆江,因为它属于古荆州。“九曲回肠”河道的这一段地势较低,沉积量较大,导致河床高出河两侧平原,形成“地上河流”。在汛期,有一个“人在河底行走,船在房子上航行”的场景。

荆江洪水的威胁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威胁。长江流域蓄水能力的下降和极端天气的增加已经使长江上千万人面临风险。

“自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以来,长江流域建设用地大幅增加,海岸线得到大规模开发,特别是上游林地和草地面积大幅减少,中下游湖泊和湿地萎缩。例如,长江中的“双肾”洞庭湖和鄱阳湖的面积已显著减少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联合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宋永会表示,总体而言,长江流域生态系统格局严重破碎,节水、调节气候、蓄滞洪和抗旱的服务功能正在下降。

新中国成立以来,仅长江中下游地区就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湖泊被开垦,总面积超过13000平方公里,约为五大淡水湖总面积的1.3倍,1000多个湖泊因开垦而死亡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焕章也告诉《人民日报》,湖北省这个“千湖之省”的湖泊数量从20世纪50年代的1066个减少到今天的182个,湖泊表面积减少了60%。长江中下游有102条河流和湖泊。目前,只有洞庭湖、鄱阳湖和诗雨湖是三条天然河流。

“从历史上看,长江的环境保护经历了两个关键点。第一次是1998年的洪水,它使我们认识到长江上游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的鲍存宽教授说,从那时起,我们开始了龙江李倩保护项目,并将其作为国家生态建设项目。

然而,随着三峡工程的竣工,长江中下游防洪体系基本形成,近年来长江流域没有发生大洪水。

人民网记者从三峡集团了解到,2010年和2012年,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流量峰值超过了1998年。三峡水库充分发挥削峰移峰作用,最大削峰率为40%,荆江沙市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城陵矶水位不超过保证水位。

驯服洪水给中华民族带来了长期抗击长江洪水的阶段性胜利。在恢复了绿色的河滩之后,长江的人民将再次享受长江的美丽。

在重庆云阳县,“冬淹夏凉”的沿海潮起潮落区已被一条33公里长的环湖绿道所取代。长江54万亩生态屏障面积覆盖“一江四河”两岸,延伸670多平方公里。它不仅保护生态,还为市民增加了绿色公园。

湖北宜昌200公里海岸线上有数千公里的长江化工管道,宜昌成为第一产业,产值超过1000亿元。2016年,宜昌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向“河周边的化学工业”宣战:三年后,离河一公里以内的化学企业将被“清理”。如今,松树、梅花和芦笋在滨江公园随处可见。绿草和红花相得益彰,使它成为市民饭后休闲的新地方。

在长江和黄浦江的交汇处,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由于战备和生产的需要,上钢第五炼钢厂生产的大量废钢渣被回填形成堡垒山(Fortress Hill)。现在,这个地方已被改造成一个郁郁葱葱的湿地公园,并成为候鸟迁徙途中的驿站。越来越多的市民更直观地感受到“绿水青山”的巨大价值。

长江生态:从“大发展”到“大保护”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承载着中国人民特殊的文化记忆和情感。20世纪80年代,《长江故事》在中央电视台创下了40%的收视率记录,《长江之歌》在全国范围内广受欢迎。

那是一个举国上下都在努力向自然发展的时代。开垦良田、建工厂、建码头等解放后的生产力与富饶的长江汇合,为中国的经济发展造就了一支领导军队。

六年来,长江中下游水稻产量从1978年的6301.5万吨猛增至1984年的8419.8万吨,增长33%。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农业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长江中下游水稻产量1996年首次达到9000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一半。

1990年,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标志,长三角率先进入充满活力的新时代,带动了国民经济的增长。苏南乡镇企业、浙江民营企业和苏州工业园区相继崛起,推进产权制度改革开放的边界,释放经济增长动力。到2000年,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已上升到16.3%,代表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目前,长江经济带的人口和经济总量超过全国的40%,进出口总量约占全国的40%。它已经成为我们经济的焦点和活力。

然而,自然资源的开发有其局限性。重复建设、产业同构和无序竞争……土地和海岸线资源的投入在刺激经济增长方面变得越来越低效。与此同时,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形势越来越严峻。

宋永会告诉《人民日报》,长江经济带污染物排放量大且密集,废水总量占全国总量的40%以上。存在诸多潜在风险,重化工企业被长江密集覆盖,非法排放仍时有发生。排污口和饮用水进水口交错密集分布,饮用水安全压力大。长江流域磷矿开采和化工发展迅速。磷肥生产企业占全国的93%。总磷已成为长江的主要污染因子。此外,湘江等流域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不容忽视。

因此,长江鱼类的生物完整性指数多年来呈下降趋势,受威胁鱼类数量占鱼类物种总数的27.6%。刘焕章告诉《人民日报》,上世纪末白鳍豚功能性灭绝成为长江水环境恶化的象征。现在,越来越多的水生动物也在效仿。例如,另一种大型水生动物——黑龙江鲟鱼,多年来一直很难找到。

永远“笑脸”的江豚种群也极度濒危,只以碎片形式分布。中华鲟的繁殖种群数量从1972-1980年的1727只下降到目前的20只左右,自然繁殖活动呈间断趋势。

“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前提是坚持生态优先。”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召开的进一步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研讨会上指出,长江生态环境的恢复应摆在压倒性的位置,长江生态环境透支问题应逐步解决。

鲍存宽说,长江流域环境保护的第二个重点是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长江经济带,要坚持共同努力、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原则。

长江生态的恢复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给子孙后代留下蓝天、绿土和清水已成为中国人的共识。

2018年3月,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了《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渔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计划》,要求:到2019年底,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将完成渔民的撤离,并率先实施全面禁渔;到2020年底,长江主要区域和主要支流保护区以外水域的渔民将不得不休渔,暂时禁渔10年。此后,长江进入了10年休整期。

今后,随着长江流域10年休渔和产业转型,长江水生生物和鱼类资源将得到恢复,水质将得到改善刘焕章对恢复长江水生态充满信心。

近年来,生态环境部、沿江11个省市等相关部门积极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监督、专项行动和整治工作。一是全面推进集中式饮用水源环境保护专项行动;第二,城市的黑臭水体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三是开展“绿盾”专项行动,不断纠正自然保护区的违法问题。四是实施“废物清除行动”,提高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管理水平;第五,工业园区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要不断完善。六是有序推进“三线一单”实施方案(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在线资源利用和环境准入清单)的编制和实施。

“地方政府、环保部门、经营者和普通百姓已经更加清楚地认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得到优化,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提高。与2013年相比,2018年长江经济带9省2市优质断面比例上升9.1%,劣ⅴ类水体比例下降6.2%。自2019年以来,水生态环境质量保持稳定良好趋势。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显著增强。”宋永会说。

沿江企业:从“高速”到“高质量”

不搞大规模发展并不意味着不发展。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个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发展潜力巨大。

"发展必须科学,坚定不移地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发展方式从规模和速度向质量和效率转变,发展动力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投入向创新转变。有百年历史的重庆钢铁公司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重工业的“怪物”占据了重庆市的主要城市大渡口区,曾经占到了该市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的60%。2006年,重庆钢铁公司开始进行环保搬迁,并将其主要钢铁行业整体搬迁到长寿区。

这不是简单的搬迁和重建。在整个新的建设过程中,重钢采用了新技术、新设备和新工艺,实现了材料制造、能源转化和资源回收三大功能。

经历改革阵痛后,重庆钢铁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71%。利润总额17.59亿元,同比增长450%。如今,重钢正在推进智能制造和绿色产业链建设,未来将成为绿色智能钢铁企业。

同时,大渡口区在"换笼换鸟"后,也迎来了产业升级和绿色发展的新机遇。绿色、智能化、数字化产业取代了高污染、高能耗的重工业,成为大渡口区的经济支柱。2019年1月至5月,大渡口区规模以上企业产值达到76.2亿元,同比增长11.9%。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工业投资达到5.3亿元,同比增长18.9%。

长江流域工业用水总量稳定数据源:风信息

越来越多的沿江企业,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在通过转型升级走向高质量发展。2016年6月,湖北颁布了长江流域“历史上最大的环境罚款”,罚款总额为2700万元。这张票是给长江“九曲回肠”石首段的临江化工企业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地方纳税人,但也是一个巨大的污染者。严重的污染问题多年来一直难以解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一“环境罚款”达到了“一举两得”的效果:“迫使企业关闭污染严重、难以改造的生产线,投资约1亿元引进行业内最先进的污染控制设备,不仅解决了多年的污染问题,还推动企业实现转型升级,一举两得”

新时期中国经济发展思路的转变,体现在保护和不搞大规模发展的共同努力上。依托黄金水道,长江经济带期待未来新的发展模式。

2016年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新发展格局。“一轴”以长江黄金水道为基础,发挥着上海、武汉和重庆的核心作用。“两翼”分别指上海、瑞士和上海、成都和南北两条主要交通路线。“三极”是指长江三角洲、长江中游和成渝三大城市群。“多点”是指除三大城市群之外的地级市的支撑作用。

交通运输是这一战略的重要基础和发展的先导。到2017年底,《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确定的12000公里高等级航道已达到9000公里。铁路运营里程4万公里的目标已经达到3.7万公里。公路里程达到208万公里,其中上游二级及以上普通国道70%的目标达到60.5%,中下游90%的目标达到89%。100个民航机场的目标已经达到84个。

长江航运持续保持繁荣数据源:风信息(注:当指数大于100时,表示长江航运处于增长和繁荣状态。指数越高,繁荣越好。)

交通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江沿岸主要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将达到15亿吨,同比增长8.0%。集装箱吞吐量94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5.3%。三峡工程吞吐量达到7317万吨,同比增长8.2%。长江航运市场呈现稳定增长的良好趋势。

长江经济带为什么没有大发展?这个问题要求反思对经济增长道路的依赖,新时代发展方式的转变,以及生态优先的绿色发展道路。

去金山银山,也去青山绿水;要发展,我们必须高质量地发展。面对时间试题,这是长江的答题纸。治理国家的河流,保护人民的河流,计算长江的美丽,仍然取决于现在。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来到“中国ciic_china”官方微信,回复“parts”,告诉你一个减肥的小秘密。